Grubby关于怀旧战场的采访:我打得真是一坨翔(上)

作者: NEET | 原帖地址:http://bbs.war3er.com/thread-4281-1-1.html

觉得有意思就选择性翻译了一下,个人英语水平很有限,也没校对,有些地方肯定有错,先道个歉。为了有趣点我用了些俏皮话,但是瓜比在直播的时候是不吹不黑的,相当理智,讲段子也很牛比,还很擅长口技。
原视频地址:https://www.twitch.tv/videos/123043146
英语还阔以的兄弟可以自己去看,前面基本都是关于怀旧战场的问答,附带教一点人生哲理。墙裂推荐一小时左右开始的瓜哥故事会《我的美国往事》。

 

水友:瓜哥,我看了整个怀旧战场的比赛,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,为什么在双败制的比赛里,胜者组冠军没有多一条命呢?
瓜比:规则里就这么写的,但是规则没有英文版,所以我直到决赛才知道这件事。我认为在双败制比赛里胜者组冠军是应该多一条命的,但是他们把这一条规则去掉了,这意味着每支队伍在输掉一场后都依然保有夺冠的机会,但那支此前表现最好的队伍反而没有这种机会,这是不公平的。但是从观众角度来看,这样会更刺激。很多观众压根不知道双败制是啥,他们只是看看,也有一些观众可能会想:“嘿,应该有两条命。”但这就是赛事组织方的决定。这么做的缺点在于对胜者组冠军不公,但优点在于观众看着更亦可赛艇,另外这对组织方也有利,因为需要直播的比赛长度更加确定,决赛就一场,而不是可能要播两场。所以就这样吧,其实我觉得就算再来一场我们也会跪,但是谁知道呢,啥事都有可能发生。总之赛制就是这样,如果我是组织者,我不会这么设计,但他们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理由的。

 

水友:这次去天朝之前,你有了解过那些可能成为你队友的人吗?
瓜比:木有啊,你在直播里看到的基本就是我所做的全部。我不想Care太多,因为根据我以往的经验,每次我打比赛,我都非常认真,然后有时候压力就很大,甚至还没打我心态就崩了,我不是德约科维奇那种人,他可以一直非常稳定。这次比赛是难得的一次我可以没那么大压力的比赛,如果我多准备点可能表现会更好,但我认为我如果准备太多,我就会想太多,得失心太重,然后反而打得更挫。

 

水友:你第一场去tr Alice然后被怒草,你当时有什么想法吗?
瓜比:啥都没想。作为选手你只要想着比赛就行了,“这啥意思,他在想什么?”这种问题应该是观众和解说们去想的。我当时只觉得,我没有输给Alice,我输给了自己。我知道这么说感觉有点找借口,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。当时我有个侦查(之后应该是要造前线商店)的苦工忘造了,慢了有30秒。这在体育赛事里面称之为“非受迫性失误”,人家都没来压你,啥事都没发生,你特么自己忘记了,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比赛压力,我上去了,我之前想好了我要这样那样,然后突然脑子一片空白。然后我的bm也有问题,我当时是想尽量压制dh和ac的血(和dh的蓝),结果他喵的忘了买头环和粉,又得跑去商店一次。没有前线商店,没有头环,没有粉,那显然就零十开了,因为这些是这个战术的关键。所以我当时打出来的并不是我平时练习的那个tr战术,出了这么多失误,对面还没出手,我就倒下了。我当时很不爽,但是我不会去管别人想什么,“瓜比菜得抠脚”什么的,你不能去想那些,我当时只是在想:“卧槽,我打得真是辣鸡。”
我前两场比赛都打得像一坨黄翔,打focus那盘不错,只是他打得比我好;赢tbc那盘也不错。还有一盘还行的,就是打蛋总,这盘我就不会说“我输给了自己”了,他现在不知道比我高到哪里去了,我不知道怎么赢,甚至换成以前的我可能也很难(这里我不是很确定,说的是even back then)。

 

水友:你在比赛期间有跟其他选手练习吗?
瓜比:有的呀,当时选完人之后西爷跟我练。西爷的英语不咋地,但是智商高得一比,所以我们甚至都不用怎么说话就能交流,他就指着电脑然后说“you me play”,然后我们就撸了好像五盘,我赢了第一把,然后连跪。

 

水友:你为毛知道西爷是最好的选择?
瓜比:有些时候就是运气特好,你可能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好的选择,但选手的发挥有时候就是爆炸。我只知道西爷是我在中国选手里最给力的练习对象,我以前在中国的时候,95%的中国选手不跟我练,我也不知道为毛,可能他们不喜欢我,或者不希望我变强什么的。但是西爷永远与我同在,我们激情互撸了很多盘,所以我跟他有一定的默契,也希望有机会可以跟他一队。我第一轮没选他,因为有四哥、focus、lawliet、福神,这四个是不是最强的嘛,但是幸运的是第二轮他居然还在。

 

水友:以后还出来打比赛吗?
瓜比:我也不确定以后还出不出来,但是复出就算了,不好意思。

 

关于游戏分辨率问题
瓜比:我在家都是玩War3arena平台,这上面的魔兽是真•宽屏模式(卧槽,有这功能?),然后我去了天朝,玩的是4:3,一开始我玩全屏,但是那样的话操作就超级不爽,因为鼠标速度不习惯,前两盘都是这样,第三盘开始好些了。我调了半天,因为我没用过网易平台,上面全是中文,也没人帮我,所以惨得一比。最后我总算调得舒服一些了,这也是我后面打得更好的原因之一。比如打Alice那盘,不只是各种失误,我连大G都不是很好操作,有时候xjb跑,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傻X,但是如果我有在家里这种条件的话,不至于打成那样。当然这是我的锅,我自己也知道。

 

水友:你为毛决定去参加呢?
瓜比:其实一开始是我的赞助商建议我去,因为他们赞助了这个比赛,我也觉得这个比赛因吹斯听,而且就像我之前说的,难得能够没有压力地打个比赛。然后我拿了第二,爽得一比,虽然我只赢了一盘,但赢一盘总比一盘没赢好嘛。(Lyn:我日你锅)

 

关于游戏语言
瓜比:我玩的是中文魔兽,所以当一个宝物掉在地上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那是啥,所以也不知道这个宝是不是值得我冒险过去抢。然后我去问了能不能给我个英文版的,他们说不能,可能他们都觉得我在逗他们。打多了自己是能习惯,但是这个过程很挣扎。这个比赛并不是尽善尽美,但是当我坐在舞台上,摄像机对着我,观众们再一次都看着我的时候,那种感觉又回来了,比我为四哥和西爷加油的时候要亦可赛艇得多。我身边的翻译妹子都很入戏,她说她好紧张哦,虽然她都不玩魔兽的,但是她觉得自己也是团队的一份子。当西爷或者四哥赢下艰难的比赛的时候,那两个翻译妹子就互相拥抱,蹦蹦跳跳,“Yeah,we won,we won!”大家都参与进来的这种感觉真的很酷。

 

关于打蛋总队的胜者组决赛
瓜比:我队友跟我说对面第一个应该会上tbc。我第一个上是有策略的,因为我是最菜的,我就先上去,然后我队友在选图上就有优势。这个策略挺好的,除非我觉得“老子才不是最菜的,老子宇宙第一”,但我们都觉得这个选择很靠谱。然后说到打UD,这依然是哥最擅长的一项对抗,我之前也看了一波亚洲的OvU录像,但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。他们好像有某种绅士的不成文规则一样,大家都别开矿,也别跑图,部队成型了来一发50人口决战,我看着都为orc捉急,真尼玛难打,而且他们每盘都这么玩。但是我个人觉得,为毛我要等着跟你怼啊,我要跑的。西爷也同意我的看法,他跟我说:“you…kill home…you kill…ud home…lang qi”什么的,lang qi就是狼骑的中文拼音,然后我就表示:哥懂了呀,狼骑走起,妥妥的。

 

逗比水友:瓜哥你啥时候回中国然后练练再复出啊。
瓜比:我从来没住在过中国啊我的锅,你看看我,我是个白人,我没在那儿住过,也不是在那出生,所以我不可能“回”中国然后住那儿,就好像人家不会来荷兰住一样。

 

关于西爷的教诲
瓜比:西爷跟我说tbc喜欢出女妖(模仿女妖叫,辣耳朵),然后我觉得,既然他喜欢出女妖,那哥爆狼骑就妥了,所以双BE肯定不错。啥,你不知道我刚才那个声音是啥吗?就是占据啊(又模仿一次,我不知道用啥拟声词好)。

 

复盘vs Alice:错vs翔
(刚开局)我这里应该造第十个苦工去看看他在干嘛,然后在他家附近开始造商店的,结果我忘了。其实现场的设备是很好的,但是设置实在是不习惯。我估计Alice侦查的时候都傻了,因为我的建筑学非常渣,各种路口,随便进进出出。
(BM出门)我应该去买头环的,结果忘了,这样压制就不给力。之后我还在杀一个精灵的时候就用了两个疾风步,这就遭重了。
就我用这个战术的经验,面对一个没到2没鞋的dh,而且他是选择造第二个br,暂时不升本,正常来讲,哥已经赢了。他防得其实不好,正确的打法应该是赶紧二本,买个大屁股、兽王、能猫什么的,可能大屁股最好吧。继续出ac是对的,但是也得升本。他做的是错的,然而你看我的bm在哪,我去买了头环和粉还在路上,真特么辣鸡。如果bm在场的话塔就起来了,就算没起来,bm也能把他砍残。然后我给大G上药膏,bm带着其他人上去,这个操作很简单,但是当时对我来说很难。正常情况下我能卡死这个ac的。这里追太远了,结果快好的塔又被退了,本来造好了修住他就难了。讲道理我不该死任何东西,结果我自己把自己的大G卡死了。各种失误,然后这盘其实就已经走远了(怒退游戏)。
(总结)他打得是错的,但是我打得是一坨翔,所以……这是我的锅,这当然是我的锅。

 

复盘vs Karmar:我的单传可能是假的
这盘我建筑学好些了。dh进来退了我的地洞,但是路口堵住了,挺好,然而我送了个苦工,他到二了,真特么二。这里如果我干死他的话就赚了,然而并没有,然后我外面这个大G没操作,打了半天br,残了。
(二本好了)这里我用bm加两个大G在酒馆这里卡兽王,但他并没有来买,而是dh带单传一个人去我家,不过我二本建筑都造好了。这里他失误被我牛哥加大G卡住,然而我的bm那边还在划水,明明有买单传却没有传回去帮忙砍,然后我操作又挫,让他破口,大G还挂了。辣鸡,太特么辣鸡了。其实我知道他想干嘛,他想用dh拖时间,然后传回去跟兽王去练实验室,而我应该先放个大G在那边,这样我bm也可以传过去抓,然而并没有,所以我抓得晚了。
我并没有考虑到他打到死亡笔记的可能性,他dh到我家的时候我也没有第一时间点他身上看宝物,这是一坨翔。他用了死亡笔记,我遭重了。我之前死了苦工,缺木,然而我没有补苦工,这是另一坨翔。我用苦工卡他的部队不让他进来,这很酷,但是这里我又忘了我有单传。我应该bm单传回去,然后部队拆他点东西再回去。如果我这么做了还是会很难打,这么早的死亡笔记是很bug,但是如果我做了正确的决定,还是有机会的,然而我忘了我有单传。
(总结)又是一盘不爽的比赛,但这就是人生。操作还是很渣,但是至少流程好了些,比之前那盘逗比tr好。

 

对怀旧战场的总体感受
我2月7号出发,8号到,13号走人,旅游了一天,打了三天。去之前我并不清楚情况,像住宿条件、设备、选手水平、吃什么等等。外面很冷,但是很好玩。去了一波哈尔滨有名的冰雪大世界,体验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挺有意思的,我老婆(Yes PPG)也跟我一块去,那里还有暴雪角色的冰雕。大家都去了,然后我们拍了照片和视频,你们在直播里也看到了。
第二天很早起床,做游戏,选秀,听声猜人我挺擅长的。我选了四哥,因为他是最牛逼的四个人里唯一的ud,也是为了队伍里种族的多样性。同时我觉得我打hum最挫,然后hum打ne优势(wtf),我觉得ud打hum好些。第二轮的人我基本都不认识,但是居然有西爷,所以你懂的。我运气好,他们打得真是好,西爷赢了五盘,四哥三盘,我只赢了一盘,不过那盘挺关键的,我赢了tbc,所以之后的选图乃至比赛走势都对我们有利,所以我很开心我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。我大部分的比赛打得都很挫,但是毕竟哥已经不是职业了嘛,能赢一盘我还是基本满意的。
总体来说挺酷的,能再次打比赛挺开心,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,为西爷和四哥加油也挺有意思,看别人比赛也挺有意思。我之前并不确定比赛会是什么水平,跟以前的比赛相比会怎样。我个人感觉差不多,跟哥想当年挺相似的。不过有一些新技巧,有些被禁止了,有些可以用,比如飞艇用得更多了,还有一些针对,总体来说我认为选手的水平还是很高的。我去之前还以为他们会比以前菜,事实上在欧洲就是这样,但在亚洲则不然。能进决赛我爽得一比,大家都拿到奖金了,我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打比赛了,结果我这次在队伍里扮演一个小角色,在2017年居然还拿到了奖金,真特么有意思。
再见到moon很开心,还有remind也是老朋友了,很好相处,英语也很好。跟馒头做了个采访视频,不知道他有没传。奖金一共大概13000刀,但是要交税,还要分成三份,他们的规定是给导师多一些,但我给了西爷多点钱,因为他赢得多嘛。

 

水友:Moon是个怎样的人?
瓜比:有点内向,和善,有趣,英语不咋地,所以跟我交流有点难。有点害羞,但是有些时候也会做一些令人惊讶的事情(比如跳一波PPAP?)。我认为他是个好人,对我一直很好,虽然我们是宿敌。

 

水友:再见到Lyn开心吗?
瓜比:Lyn跟我只是对手,我尊重他的实力,但没有太多其他的,所以如果你问我再见到他酷不酷,我只能说他看上去挺酷的,但是我们关系不算近。我并不是说我们是敌人,有矛盾要互怼什么的,只是说我们是一个级别的选手,我跟他打比赛,如此而已。像我跟馒头会说很多话,但是跟Lyn,木有。

 

水友:有见到Lawliet吗?
瓜比:我都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长啥样,我们也没有互相介绍。事实上,除了Remind和我队友,并没有人来找我聊。

 

关于Lyn的表现
我之前看了他的rep,我知道他现在很屌,所以我本以为这次比赛他能赢更多的。显然他比我屌,但是他发挥得不好。

 

水友:酒店怎么样?
瓜比:还阔以啊。我本来还有点担心吃饭问题,但是还好。我以前在天朝住酒店的时候有过一些不堪回首的经历,如果这次还坑爹的话我会换一家,但是实际上挺好,吃好住好。地板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脏,我都不知道上面有些什么鬼,我们叫人来清理,但并没有什么卵用。不过我不是很在乎,反正哥又不是在地板上吃饭,也不在这长住。还有一个就是没有暖气,冻成狗,如果你看到我穿得很厚,那是因为我特么快冻死了,就在这种条件下比赛。如果我是主办方,想办出尽可能高水准的war3比赛,我是不会这么弄的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有些选手在这么冷的环境下还能做出各种精细的操作,卡位,围杀,真是太屌了。我也说过我这个人对环境是要求比较高的,我认为我有理由要求调高温度,外面冻成狗,为什么里面也要冻成狗呢?但是有些选手就是:“老子不在乎这些。”这很屌,这太特么屌了,这是他们的优势,也是我的弱点。

 

水友:你最喜欢的一盘比赛是?
瓜比:我选择西爷对Moon,山岭打吹风,炫酷。

 

水友:哪个选手表现得最好?
瓜比:首先我要吹一波moon,他能打赢,而他的情况其实跟我差不多(你确定?),可能比我练得稍微多点?但是他也是退役了一段时间的人,所以我很尊敬他。我觉得focus和西爷是打得最好的,还有四哥,ts打focus那盘简直了。我得说跟七年前相比,ud相对于其他种族,在水平、战术和操作上进步了更多。当我看现在的orc打的时候,虽然我现在菜了,但是我能看懂他们在干嘛,focus和lyn能做的操作我认为我巅峰的时候一样能做。但是当我看ud打的时候,卧槽这都什么鬼,四哥和120的打法在我看来简直是神了。Hum和ne也就那样,但是ud提高了很多,当我看四哥打的时候,他能救下来每个单位,各种一丝血C起来,操作,加冰甲,大屁股吼叫,我震精了。

 

(前方高能,瓜哥鸡汤,教你如何面对惨淡的人生)
其实穿什么衣服是比赛以外的事情,这是为了让你觉得舒服。前两场比赛我穿着保暖鞋,这让我觉得很不放松,血液循环也有问题。打tbc的时候我就想:玛德爽了再说,我把鞋子和外衣都脱了,很冷,但是我努力说服自己:这就是老子要的温度。就算当时有人拿着一条生鱼抽在我脸上(这个谜之比喻其实说得更详细,但是有点听不懂),我也会说这就是老子想要的,因为我不想再做一条咸鱼,我想打得更好。需要花点时间进入状态。我脱掉鞋,你用鱼抽我,OK,这就是老子想要的,这就是老子梦寐以求的完美环境,你冷是吧,老子要的就是冷,你抽我是吧,好,抽我吧,我就是干。这是一种人家可能一直在用的心理层面的技巧,而我才刚刚学会用。
这种心态有时候会很关键,就像我有一次去美帝,约好有人要来接我的,然而并没有,我下了飞机,坐轮渡,结果出来之后一个人都没。我也没带钱,因为我是个SB,完全没准备,我也没有电话和网络,我就只有好心人施舍给我的50美分,想找个地方打电话。黑喂狗,我走在冰雨中,想找辆的士,哥都湿了。我找到了一辆的士,老司机问我要去哪。顺带一提,我其实有带信用卡的,但是不能用来打电话,我能依靠的就只有这踏马的50美分,不然我哪都去不了,如果没找到的士,我只能在漫漫长夜里徘徊在美利坚的黑暗角落中,那里还好没有人拿着凶器,不然哥会吓死的。言归正传,老司机问我去哪,我说最近的什么鬼地方都行,哥不在乎去哪。他最后把我弄去了一家爱情旅馆,脏得一比,我问服务员有早晨的叫醒服务没,他说木有,好吧,老子睡觉去了。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按时起床,我有个表,但是没手机,没闹钟,当时好像是八点十四(不知道有没听错,这跟后面睡的时间有点不搭)。我就戳着自己太阳穴对自己说:“只睡四小时哦!”因为第二天早上老子还有比赛呢。这种逗比行为居然起作用了,碉堡了,我真的刚好四小时后就起来了。我出去一看,整个世界都是湿的。我惨得一比,没睡多久,地方还这么脏。我想坐公交去比赛场地,结果尼玛的慢了一分钟,我得在旅馆再等一小时。雨一直下,气氛不算融洽。我感觉自己来到了人生的最低谷,郁闷得要死,我肯定这次比赛肯定会是个大悲剧,连去到比赛场馆都这么难。就在我认为我的人生如此灰暗,没得休息,到处是湿的,天气这么恶劣,我可能都要病了的时候,旅馆的喷水装置开了。我的锅现在在下大雨耶,这旅馆踏马的居然开了喷水,我估计应该是自动的,呲呲呲呲呲呲呲,把哥给喷湿了,呲呲呲呲,喷在我裤子和膝盖上,我当时就觉得:这就是哥想要的啊!反正外面下大雨嘛。在这个时候我特么居然开始笑了,笑成狗了都,我只是觉得:这太尼玛完美了:我得在这儿等一小时,等会儿就有比赛,那些魂淡不来接我,在大街上乱转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,没得睡觉,然后在下大雨的时候还被喷水,完美!我最后到了比赛场馆,虽然我看上去颓得一比,但是我不在乎,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。最后我们赢了比赛。有时候会有这种事情,但是这是人生中宝贵的一课,以后还可以作为笑话来讲。但是你需要学会找到这种感觉,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,你要说服自己:这就是老子想要的。这是一种技巧。哦对我好像忘了说,我那天早上在车站第一次吃了墨西哥风味的东西,真尼玛难吃。

 

水友:瓜哥,为什么你要去tr Alice呢?
瓜比:因为我觉得他应该不会防。事实上他确实不会,只不过我打得太烂了,显得他好像会一样。

From:魔兽爱好者 » Grubby关于怀旧战场的采访:我打得真是一坨翔(上)

赞 (11)